|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综艺 微博 中超 房子 读书 历史 观点 便民 文化 天气

今天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综艺 > 文章内容

欧洲难民危机的历史唯物主义分析

新闻来源:色力贾洛网 | 发布时间:2019-09-11 14:22:56| 作者:匿名

难民问题应对的“超西方”路径

欧洲正在面对战后最大规模的难民潮,难民危机已经成为当下困扰欧洲的重大难题之一,如何处理难民问题正在考量当政者的政治智慧。许多人认为,难民问题是一个道德问题,难民危机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笔者认为,这种认识初看上去并没什么不妥,也切中当下现实,但深层次看,把难民问题仅仅视为道德问题,把难民危机仅仅视为人道主义危机是不够的,必须纳入到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框架,才能更好地分析和应对。

寒潮持续“生效”!21-23号气温下降超15度,还伴有大风“呼呼吹”

难民危机应对的历史唯物主义分析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法政学院)

由于西亚北非大量难民涌入欧洲,出于“人道主义”立场,欧盟要接收难民。然而,在难民接收问题上,欧盟内部态度并不一致。欧盟内部对待难民问题的不同态度表明,把难民危机与人道主义联结在一起是不妥的。德国等国先前之所以敢于把解决难民问题提升到普世人权价值观层面,是因为:它们有着较强的经济力量,有着自1990年以来6.4%的最低失业率和创纪录的预算盈余;而且接收的难民还可以部分地解决其国内劳动力需求不足的矛盾,这也是兼顾继续保持高速经济增长因素的考量;另外还可以通过接收难民占领道德制高点以在后来的欧洲继续占据主导地位。当然,也并非所有富国都愿意接收难民,丹麦政府就表示拒绝难民配额。不过,即使经济力量较强的德国也不能长期支持这种方式,就在放开接收难民仅仅一周以后,出于国内政治经济利益考虑,不得不关闭国界,收回“庇护无限制”的政策。而经济力量相对较弱的匈牙利、捷克等国更是竖立铁丝网和边界墙,不惜使用警察甚至军队来阻止难民进入本国国界。前一天还在指责匈牙利对难民的冲突暴露出“欧盟秉性的阴暗面”的克罗地亚,在后一天也呼吁难民“别来”自己国家。中东欧国家对待难民的做法对于西方世界并不是第一次,在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大危机时期,美国就曾强制驱离50多万墨西哥移民,只为保住本国国民的经济利益。其实在早些时候,英国首相卡梅伦就表示,接收更多难民并非解决持续恶化的危机的简单答案。因为,这种难民危机应对策略背后的原因在于,难民危机不仅仅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不是仅仅对此表示同情和怜悯就能解决,而是要靠看得见的政治经济实力,而接收难民势必会消耗接收国的财政实力,进而影响到这些国家民众的福利待遇和工作机会,易引起其不满,最后招致接收政策难以持续。就算当时对难民接收看上去比较大方的德国,也多次发生反移民的大游行,甚至出现攻击难民营的事件。“是接收难民还是竖起高墙”都绝非仅仅出于人道主义考量。如果人道主义的良心能够与政治经济利益结合在一起的话,那固然好;可如果两者不能兼得,人道主义良心必将让位于现实的政治经济利益。说到底,道德是靠经济因素为前提和基础的,脱离了经济基础的道德是站不住脚的。在切实的政治经济利益面前,人道主义说教尤其显得软弱无力。

一位中国学者说:“中国与菲律宾的投资合作加大,甚至超过日本,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中菲在安保、基础设施建设、制造业、农业、服务业领域都有很大的合作机遇。特别是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在技术、管理和运营方面的能力都是全球领先的,这些也是菲律宾所需要的。”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入籍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在一份声明中称:“政府做出的承诺意味着,许多通过“家居保姆计划”递交的移民申请人,面临长期拖延以及家庭分离的情况,可能很快得到解决,在为加拿大人提供悉心照顾之后,他们很快将和自己的亲人在加拿大团聚。”

难民问题确是由西方国家在叙利亚、利比亚等国家的政策导致的,但不能由此把难民问题看成仅仅是一个“西方”问题。这次难民潮问题并不能简单地视为一场欧盟或欧洲乃至西方的难民危机,而是多年以来大中东地区难民危机的扩散。近年来大中东地区混乱不断,造成了千万难民。相比之下,流入欧洲的难民只是其中一小部分。退一步讲,就算欧盟能够将已流入的难民全部安顿好,也无法安顿尚未流入的数量庞大的潜在难民。大中东地区国家的动荡问题不解决,则欧洲的难民危机便会久拖不决,而这种危机势必会影响到包括欧盟国家在内的其他国家的稳定。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对美国国事访问的讲演中所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从别国的动荡中收获稳定”。甚至对于欧洲来讲,全面伊斯兰化也未必仅是一个遥远的传说,而这就绝不是人道主义、甚至不是政治经济框架所能解决的了。此次难民问题是欧盟或欧洲,甚或整个西方所无力单独应对的。美欧主导打击IS已经4年之久,并没有实现预期目标,最近俄罗斯又大动作支持美欧反对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大中东地区局势变得更为复杂。难民危机的直接原因是战争,而战争只是政治的继续,所以要想从根本上化解危机,必须诉诸政治解决以重建战乱国和平与稳定的家园。而想达此目的,只停留在“西方”的视界中是无法完成的,必须超越“西方”的单独行动,把它放置在全球治理框架内来谋求更为有效的解决办法,这需要全球共同付出努力。

乐施会告诫称世界各国领导人有不能兑现到2030年减少不平等现象的承诺之虞,敦促他们制定计划缩小差距,经费应来自累进税和打击偷税漏税。

新华社巴黎2月24日电(记者苏斌)法甲联赛24日进行了第26轮的五场比赛,摩纳哥主场以2:0力克排在积分榜第三的里昂,拿到了保级路上的重要三分。热尔曼下半场头球破门,帮助客场作战的马赛1:1战平雷恩。

难民危机原因的历史唯物主义分析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主义发展哲学及其当代意义研究”(09CZX007)阶段性成果)

刚说完这个话,李梅就后悔了:“娃娃平时成绩可以,这次一落千丈,心里肯定不舒服。”她就此不再询问儿子分数。

侨资企业味民集团意向在松溪县投资仓储项目。当天的对接会上,该公司负责人林国青向中新社记者表示,看好闽北的生态、交通优势,希望凭借当地的优势,通过仓储、跨境电商项目,能给当地带来更多的经济效益。“真正的扶贫就是要带动经济,这样才能从根源上实现良性循环。”他说。

“把难民危机视为人道主义危机,呼吁对难民进行人道主义拯救”的看法只是对当前难民潮结果的分析,非常有必要进一步上溯至对其原因的探讨。学界已经有论者进行这方面的探索,提出难民问题产生的根源在于西亚北非地区落后的经济发展和糟糕的社会稳定状况,而且这些因素短时期内很难消除。其实,这种分析已经进入了历史唯物主义视野,但仍暴露出两点局限。第一,这种分析只是囿于对难民来源国单方面的分析,呈现片面性。很显然,这次难民危机固然有难民来源国内部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在外部。第二,这种分析是一种悖论:既然这些因素是长期以来就存在的,为什么以前没有形成如此大规模的难民潮。当下的难民问题明显不同于以往的非法移民,而是由于当前西亚北非的战火导致安全失控造成的由叙利亚、利比亚等国进入欧盟的难民。关于这一点,已经有很多人从外来战争方面进行分析。捷克总理就声色俱厉地讲,“是谁轰炸了利比亚?谁造成了北非的混乱?”进一步地,关于战争的原因,分析人士看法并不相同。其中一些人认为,美欧之所以发动对西亚北非的战争,是出于人道主义理想,为了帮助叙利亚、利比亚等国的人民实现自由和平等。这种分析未免有些理想化。其实,战争的背后是美欧在地中海地区的政治经济利益,是美欧国家在维护传统的政治经济格局,以试图谋求更多的利益。人道主义在这里只是托词,政治经济利益才是实质。如果不能消除难民产生的直接根源,欧盟艰难通过的分摊12万难民的方案就只能是杯水车薪,根本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因为仅仅2015年刚过半的时间,就已经有30万难民涌入了欧洲,而且还有大量潜在的难民准备前往欧洲,这远远超出了欧洲的接纳能力。欧洲难民危机的直接根源在于美欧发动的对西亚北非的战争,而战争的目的则在于试图攫取这一地区更多的政治经济利益。

来源:北京日报 刘欢

上一篇:招商证券回应子公司受罚:及时进行内部回顾检讨 未造成客户损失
下一篇:还有两跌停?基金公司下调视觉中国估值;潘石屹叫屈:我照片侵权


广告服务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归属色力贾洛网独家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