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GDP增长6.2%,消费贡献率占六成

2019-12-02 09:16:18|

时代周刊记者:陈泽秀

10月18日,国家统计局宣布第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据初步统计,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为697798亿元,同比增长6.2%,比上半年略微下降0.1个百分点。季度增长率第一季度为6.4%,第二季度为6.2%,第三季度为6.0%,显示出逐渐放缓的趋势。

“在全球经济总量超过1万亿美元的经济体中,这是最快的。与过去相比,我们现在处于中高速,但在世界上,这仍然是一个高增长。”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胜勇在同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就具体指标而言,9月份的消费、工业、基础设施投资等数据显示,7月和8月份有一定程度的复苏。其中,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445亿元,同比增长7.8%,比8月份增长0.3个百分点。在工业方面,高技术制造业的比重有所增加,对高技术产业的投资也迅速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已经连续两个月上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时代周刊》记者表示,在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疲软的压力下,第三季度的经济数据显示出一定的下行压力,但经济发展的弹性依然存在,特别是高科技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增长保持稳定,有力支撑了经济增长。

消费贡献率占60%

消费对前三个季度gdp增长的贡献。今年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贡献率为60.5%,资本形成贡献率为19.8%,商品和服务净出口贡献率为19.6%。

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2966.74亿元,同比增长8.2%,比前两个季度下降0.2个百分点,主要是受汽车消费低迷的影响。

但不含汽车的消费品零售总额达2681.4亿元,增长9.1%。此外,9月份消费同比增长7.8%,比8月份增长0.3个百分点。

万博新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刘哲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排除了9月份受到短期政策干扰的汽车消费后,消费增速已显示出企稳迹象。从结构上看,农村消费的增长快于城市消费,两者之间的增长差异有扩大的趋势,表明提升农村消费的潜力正在释放。今后应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畅通供给渠道,从收入和供给两方面加大改革力度,挖掘内需潜力。

“最近,各种消费刺激措施不断出台,深入挖掘消费潜力,促进消费升级。消费预计将保持稳定增长,预计年消费增长8.1%,这是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驱动力。”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告诉《时代周刊》。

毛胜勇在新闻发布会上还表示,随着居民收入的较快增长、消费环境的不断改善、社会保障水平的不断提高和供给能力的不断增强,消费的基础作用将不断增强。

高科技投资增长迅速。

除消费数据外,9月份工业增加值和基础设施投资超过指定规模的数据显示,与7月和8月份相比,有一定程度的复苏。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9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比8月份增长1.4个百分点,同比增长0.72%。

投资方面,1-9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4602.4亿元,同比增长5.4%,1-8月下降0.1个百分点。然而,在加大投资、地方政府出台新的特别债务政策等政策的支持下,基础设施投资连续两个月反弹——从1月至9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5%,比1月至8月快0.3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高技术产业的产值和投资保持了较高的增长。前三季度,高新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7%,比规模以上产业增长3.1个百分点。它占所有规模以上行业的14.1%,比上半年上升0.3个百分点。高科技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2.6%,比总投资增长7.2个百分点。高科技服务投资增长13.8%,比总投资增长8.4个百分点。

然而,刘哲指出,企业盈利能力尚未完全恢复,投资预期尚未完全稳定,制造业投资和私人投资的增长率仍在下降。今后,有必要进一步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加强企业环境特别是企业最关心的法律环境的改革。

毛胜勇认为,从最近的一些指标可以看出新的变化和迹象。例如,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在9月份加速,这反映在新订单指数和生产指数的加速。过去两个月,基础设施投资有所反弹。工业生产商的出厂价格Ppi在9月和8月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上升,尽管有所下降。对生产和销售有较大影响的汽车生产和销售在过去两个月里呈现出缩小趋势。

“这些都是好信号,加上去年第四季度基数相对较低,我认为今年第四季度经济将保持稳定趋势。”毛永成说。

反向循环调节不会放松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设定的目标,今年国内生产总值的预期增长目标是6.0%-6.5%。10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了一次关于部分省政府领导经济形势的座谈会,他说,“要把稳定增长和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范围内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刘向东认为,经济下行压力的最糟糕时刻已经过去,预计下行压力将在未来减轻。然而,反周期调整政策不能放松,需要进一步有效应对外部不确定风险。

“自第三季度以来,国内需求扩张加剧,促进消费和投资增长的密集措施将缓解需求疲软的压力。”刘学智认为,年经济增长率预计将在目标范围内,反周期稳定增长的力度需要保持。例如,我们将加快发行和使用特殊债券,减轻制造业等实体产业的税收负担,并实施促进消费的政策。

“然而,不应该有全面的刺激。稳定增长的措施面临着防止债务通胀和结构性通胀风险的压力。预计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率仍将适度下降至6%以下,年增长率约为6.1%。”刘学智说道。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表示,为了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政策“降低四个利率”,即降低标准、降息、增加汇率弹性、降低税率,既有空间,也有必要性。其中,减收应坚持“一般减收”和“定向减收”相结合,加强对资金使用的监督和考核。降息应把握通胀可控的窗口期,降低mlf利率,引导lpr下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维护汇率市场秩序,降低外贸企业汇率波动带来的金融风险。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本、图片、音频和视频)除重印外,均受时代在线版权保护,未经书面同意,禁止重印、链接、粘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任何违反上述声明的人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如需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请联系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安徽11选5投注 黑龙江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