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时刻》:叙事的生活化与影像的诗意化

2019-11-03 09:25:50|

由黄建新和宁海强联合执导的《决定性时刻》最近出现在银幕上。这部电影艺术地再现了1949年中共中央领导人进入北京香山时新中国成立的历史,并在国共和谈破裂时尽最大努力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准备。《决定性时刻》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主题电影,与以往同类作品相比,具有新的艺术特色,主要表现在诗歌意象和生活叙事上。

“决定性时刻”海报

叙事的生命

革命历史电影对“主要戏剧”风格的表演有着天然的亲和力。因此,无论是早年以“三大战役”为主题拍摄的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杜江战役,还是近年拍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复兴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其主要表现对象往往是宏伟壮观的战争场面、激动人心的戏剧性冲突、高大伟岸的人物。在保留战争场面和戏剧冲突的基础上,“决定性时刻”力求每天展示过去伟大而有力的人物形象,使电影叙事走向生活,更贴近观众的审美欣赏。

“决定性时刻”的剧照

这部电影不仅再现了国共和谈、渡江战役、建国典礼等重要历史事件。,也展现了毛泽东的日常生活:和家人一起快乐地吃饭,和女儿一起天真地捕鸟,和一号“友好地”交流。同样,在蒋介石的表演中,概念描写更少,塑造更人性化。此外,周恩来、张治中等人物的表现也更与两人在演讲中的老交情有关,这是平易近人的。叙事的生动表现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人物行为更加真实。随后,将这些人物作为革命历史事件的叙事载体,将使宏大而严肃的历史事件更容易被观众接受,更容易被记住。

诗意的形象

《决战时刻》对诗歌意象的追求体现在两个方面:表现对象和表现手法。

“决定性时刻”的剧照

王国维曾在《人类花刺》中提到,“一切风景语言都是情感语言”。图像是自然界的真实表现,因此,主体的面貌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图像本身的审美风格。生活化的场景大多在“决定性时刻”作为表达的对象,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它的诗歌意象风格。在电影中,二桥和李宁正在院子里抓鸟。孩子们的脸上充满了天真和幸福。深夜广播公司虞梦急于报道。当他遇到警卫陈富友时,他无言以对,但他的眼里充满了爱。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坐在院子前,听任比什拉小提琴。小提琴悦耳的声音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也感动了屏幕前的观众。这种生活场景的构建成为意象诗意表达的基础。

“决定性时刻”的剧照

除了以生活场景为表现对象之外,电影图像的诗意化也表现在拍摄技术上,特别是广角镜头表现大视野,升级镜头(慢动作)表现战争场景,固定镜头表现特定的生活场景。这部电影以毛泽东和其他国家领导人坐火车去北平开始。在场景展示人物后,他们转向窗外,以广角的方式展现火车外的大视野:山、绿树、平原...像一幅无休止伸展的画卷。开场基本上确立了这部电影的整体风格。然而,在渡江战役中,仰角镜头被多次用来缓解紧张和紧急的行动。炮筒射出的炮弹在一个几乎静止不动的短暂出现后,对着敌人的船轰隆隆地响了起来,另一边的解放军战士用战火向敌人扑去,二桥及其战友冒着枪火竖起了五星红旗。镜头缓慢的外观使战争场面充满了悲剧美。在表演毛主席和家人一起吃饭、陪李宁去捉鸟的二桥、任书记比什拉小提琴等场景时,固定的长镜头被用来无限延长短暂而美好的时光。总之,在表现手法上,电影也尽可能与生活场景的表现对象相匹配,两者相辅相成,最终使宏大而严肃的历史事件展现出独特的生活和诗意化,形成了不同于以往主旋律电影的风格。

“决定性时刻”修复后的奠基仪式片段

值得称道的是,电影结尾采用了建国仪式视频片段的还原版本,正如世界著名导演葛达尔(Ge Daer)在电影中插入新闻片段,以保持分离的效果,有效地让观众保持清醒——新中国的成立是通过无数先辈的努力实现的。从艺术效果的角度来看,该片段有效地还原了历史真相,防止了电影因生动的叙事和诗意的意象而消解了真实的革命历史,在保证历史真实性的基础上实现了电影的艺术价值。

简而言之,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主题电影,《决定性时刻》探索了主题电影的创作模式,无论是讲故事还是形象风格。它以贴近人性的形象呈现革命历史背景下的生活和日常生活场景,实现抒情诗歌意象的历史真实性。这是观众真正进入主题电影,用心感受革命历史的参考路径。(张译文)